第二天一早,秦淮茹就带着俩孩子走了。

  贾张氏也知道这事,因为怀孕,贾张氏懒床,当然也没在意,秦淮茹带着小当和槐花干吗去。

  她秦淮茹总不能杀掉那俩孩子吧?

  可是,渐渐地日上三竿,秦淮茹都没回来。

  贾张氏去厂里找,也没找着人。

  易中海甚至也去找人,更没找着!

  而到了轧钢厂下班时,秦淮茹还是没有回来。

  易中海慌了!

  贾张氏也慌了!

  怎么回事?

  秦淮茹和俩孩子都不见了,这是什么意思?

  他们俩发动院里的人出去找,还让一大爷出来主持,一定要找到秦淮茹。

  “去车站找找吧,可能跑了吧。”叶凡被再三邀请,这才走出来,随便说了一句。

  贾张氏差点跳起来,“叶凡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易中海脸色也很差,“叶凡,你不要危言耸听!”

  因为在这件事情上,损失最大的是他们。

  贾张氏更是不甘地哔哔:“今天早上我还看到淮茹呢,叶凡你少胡说八道!”

  可叶凡却并不理会他们的话。

  让他们直接去找找。

  这一找,就找到半夜,没有看到秦淮茹,至于俩孩子,当然也没人看到了。

  这下子,人们不得不相信,也许秦淮茹真的跑了?

  携款潜逃?!

  “易大爷,我看这事还是报警吧!”

  有人提出来道。

  刘海中更是赞同得狠,“好,我这就去报警!”

  即使是阎埠贵,也是迫不及待道,“好,咱们一块去!”

  这可是千元年货啊,难道就这么不要了?

  不行,一定要把秦淮茹抓回来,让她把钱吐出来。

  “是我自愿把钱交给秦淮茹的,你们告她,凭什么?”

  突然,就在这个时候易中海吐出一句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话。

  “好啊,好你个老易,你竟然耍我们!”刘海中当场就跳了。

  而阎埠贵也气得不轻:“老易,你明明说你老两口的钱都在你老伴手上,现在怎么又交给秦淮茹了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下一刻,耳光响亮。

  只见易大妈直接一巴掌甩到易中海脸上,“混蛋!你凭什么把钱给秦淮茹?秦淮茹是你相好还是怎么地?”

  正在这时,叶凡突然笑了一声,对道,“我看,秦淮茹如果不给易中海好处的话,易中海你也不会把你的棺材本交给秦淮茹吧。易大妈您说不定还真给猜对了。”

  这话一出,现场不由地跟着一静。

  所有人眼神齐刷刷地都朝叶凡看去。

  这是事实?

  随后又印证般地看向易中海。

  果然就见易中海脸色倏变。

  叶凡“呵呵”一声冷笑,“易大爷,您跟秦淮茹相好,这其实也没什么,反正秦淮茹她没了丈夫,已经成了寡妇,但是易大爷您这么看中秦淮茹,是不是觉得你能让秦淮茹怀孕?所以你才甘心把你的棺材本都交给秦淮茹保管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叶凡话才说完,一旁悲愤不甘恼怒非常的贾张氏,顿时就跟着放声大笑起来!

  “你笑什么?”易中海瞪了她一眼。

  贾张氏指着易中海,她笑得前仰后合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“易中海你不知道吧,秦淮茹她上环了!谁都不能让她怀孕!当时东旭想让她再生个儿子,她就偷偷去上环了!哈哈哈哈,你的算盘落空了!老不死的!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易中海差点晕过去。

  他握紧拳头,恶狠狠地盯着贾张氏:“是真的吗!你说的是真的吗?!”

  见贾张氏只是一个劲儿地发笑。

  见状,易中海冲到叶凡面前,狠狠攥着他肩膀,“叶凡,你说,你来说!”

  “嗯,我倒是知道一点……”

  叶凡轻松地甩开他,手摸着下巴,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:“嗯,去过医院,听说过,秦淮茹她的确是上了环,为了以后不生孩子。”

  说着,叶凡环视一周,落在许大茂身上,“大茂,你说呢?”

  许大茂摸头,讪讪地笑,“凡哥,您真会开玩笑,我哪里知道啊。”

  说完,不由地朝天翻个白眼。

  如果秦淮茹真的没有上环,现在说不定都怀上他许大茂的孩子了,还轮得到易中海你这个老家伙?!

 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

  “扑嗵!”

  易中海双膝跪地,垂着头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  完了!

  全完了!

  他上当受骗了!

  这样一来,他在秦淮茹身上辛苦耕耘,那是白耕耘了啊,而且还搭上了棺材本!

  叶凡却道,“这样吧,报警,把秦淮茹追回来!”

  这下子话出来,易中海没有像从前那样激烈反对了。

  显然他也在犹豫之中。

  另外,这件事情没有易中海的指控,也不可能立案。

  所以,叶凡才会有此一说。

  但是,易中海是谁,他不会只考虑到他自己的棺材本。

  最终,易中海却是重重摇头,“不用,钱是我主动给秦淮茹的,都是我主动自愿的!”

  说出这话,易中海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。

  因为,就算把秦淮茹给追回来,棺材本拿回来,又能怎样?

  到时候秦淮茹如果告他流氓,那他吃不了就要兜着走,可能命都要没了,跟王胜子一个下场。

  那棺材本,不能要回来了。

  “好呀易中海,你可真是个混蛋!”

  “那你许诺的年货怎么办?”

  众人义愤填膺!

  没想到,易中海这么可恶,竟然把棺材本都给了秦淮茹!

  可恨!

  之后叶凡建议,把易中海卖房子的钱当作买年货了,另外叶凡之前给院里人办的年货,算是免费送给大家了,当作补偿。

  这样一来,跟千元年货一比,眼前这些实在不够看的。

  但是,如果他们不要的话,那就什么都没有。

  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安慰吧。

  可是易中海敢耍他们,实在太可恶了,今年过年,一定不能让易中海好过!

  大家议论纷纷,同时也对易中海格外愤恨,完全不顾往日易中海在院里当一大爷时候的那些情分。

  这些叶凡自然也看在眼里,他轻咳一声,总结道,“大家,听我一句话,易大爷其实挺惨的,现在他无家可归,又没了棺材本,看来以后要重新开始了。现在又要养贾张氏肚子里面的孩子……的确都挺不容易的。大家如果可怜他们的话,就把手里得到的年货分出来一些给他……”

  “啊,我还有事先回去了!”

  先领到年货的住户撂下话,赶紧提着年货一溜烟儿地跑回家里。

  “我也有事!”之后住户们陆陆续续地提着年货跑。

  竟然是没有一个留下来,肯给易中海一点年货过年。

  “老易啊,这都是你自作自受啊。”

  刘海中轻叹一声。

  这就要也提着年货离开。

  谁知阎埠贵却开口道,“老刘,咱们都留下来一点吧,老易还要过年呢,再说了,等过完年找秦淮茹时,再让她交出一部分钱,到时候老易也能好过一点,你说是不?”

  显然阎埠贵还在挂念着易中海的那棺材本。

  刘海中立即就明白了,当即也点了下头。

  只有叶凡,心中冷笑一声,他们惦记错了!

  明天叶凡会报警,详细说明易中海与秦淮茹的关系,以及秦淮茹携款潜逃的事。

  至于这笔棺材本……大过年的了,多少孤寡老人,困难家庭,分给他们难道不香么。

  叶凡会以易中海的名义捐出去的。

  第二天,叶凡直接去了警局,回来之后就找到易中海,把他捐款的事情一说。

  易中海当场就蹦了,“叶凡,你找死!”

  “易大爷,您如果不答应的话,看到贾张氏了么,她会告诉您对她耍流氓,恐怕您得吃花生米呢!”叶凡朝着贾张氏弩弩嘴。

  而贾张氏却是轻哼一声,算是认同了叶凡的说法。

  易中海多聪明,立时就明白了,叶凡拿着他的棺材本送了人情,这其中贾张氏也得到不少。

  “好……好吧。”

  易中海垂下了头,知道最后等待自己的肯定是无尽的工作的老年生活,实在太失算了!

  而贾张氏这边,叶凡给了她二百块钱,从棺材本里面抽的。

  完全是看在她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孩子的面子。

  如果是贾张氏的话,叶凡完全不可能拽她。

  三天之后,随着秦淮茹的“落网”,街道办也同时给易中海奖励了大红花!

  感谢易中海拿出这么多钱做善事,相信有很多困难家庭和孤寡老人,都能过个好年了。

  “易大爷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秦淮茹带着俩孩子回来了,才刚叫了一声,就被易中海一巴掌扇趴在地上。

  这个贱女人,骗了他!

  而秦淮茹也很无辜,她拿着钱准备远走高飞的,结果到了南方一座小城就被带回来了。本以为是易中海算计她,秦淮茹还以为自己有办法收拾易中海,结果竟然是叶凡从中掺合。

  后来,秦淮茹听说了院子里大家都有了年货,就连她婆婆都拿到了数百块钱,只有她,白白拿着易中海的棺材本,却是一分也没能留下!

  这都是叶凡害的!

  人人过年,家家户户屋里飘肉香。

  就连贾张氏也去三大妈家里过年了。

  秦淮茹看着桌上的窝窝头,冷冷的屋子,欲哭无泪。

  “妈,我要吃肉。”

  “妈,槐花也要吃肉。”

  俩孩子在耳边一声高似一声地喊叫,喊得秦淮茹心焦,只好安抚。

  “我不听你的,我去叶凡家里吃肉,走,槐花!”

  当即,小当带着槐花就跑去后院。

  另一边,傻柱和苏春花带着三孩子,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年。

  “我说你呀,你别动,我来!”傻柱不敢让苏春花乱动,自己忙里忙外。

  苏春花一脸幸福,“我已经生了仨孩子了,没事雨柱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我能不担心嘛,我说让你呆着,你就呆着,别把咱们儿子累着!”傻柱一脸幸福,同时心里感叹,多亏苏春花怀了他的孩子,否则他现在还在给贾家过年呢,有什么意义呢!

  嗯,这个时候他妹妹何雨水应该在叶凡那里过年吧。

  这个傻丫头,心心念念着叶凡,也不看看叶凡身边都围了多少女人了!

  而这个时候,叶凡,聋老太太,何雨水,许大茂带着那个新跟他领证的乡下姑娘,秦京茹夫妻俩,周小婷,冉秋叶等,都是在叶凡家里齐乐融融地过年。

  “叶凡,过了年,你要考工程师了吧?”许大茂乐呵地问,言语之间,竟然十分激动,就好像是他要考试一样。

  然后,许大茂意有所指地看看大了肚子的周小婷,又看看冉秋叶,随后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上次我去乡下放电影,还记得之前苏家村的周小玉吗,给你介绍的对象啊,人家说是去考大学了,我看啊,叶凡你考上工程师,周小玉考上大学,你们就太配了啊!”

  话落,另外两女同时握紧了手中的筷子。

  冉秋叶和周小婷对视一眼,心里很明白,叶凡走得越高,她们越配不上叶凡。

  谁知,许大茂话锋一转,“叶凡,于海棠之前还问过我,那意思是想去你家里过年,你说说她怎么这么外向啊,她又没有跟你订婚,大过年的来什么啊,我给拒绝了!”

  听到这些话,叶凡不禁笑了,“许大茂,大过年的允许你胡说八道一次,下不违例!”

  当场许大茂吐了吐舌头,哈哈笑了起来。

  原来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啊。

  不过,叶凡可是个香饽饽!

  那个于海棠如果再不上的话,叶凡就被别的女人抢走了。

  当然不是桌上这俩,这俩可能早就成叶凡的女人了!

  “叶凡,吃肉!”

  “叶凡,吃鸡腿!”

  下一刻,周小婷与冉秋叶二人,同时往叶凡碗里夹菜。

  “叶凡,吃菜。”何雨水也夹菜,但还是慢了一拍。她总觉得这饭桌气氛有点诡异。

  见状,叶凡不禁一笑,意有所指地冲周、冉二人道,“凡事有先来后到,我就先吃小婷的吧。”

  其实叶凡这个时候有点想念娄晓娥了,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怀上他叶凡的孩子。

  不过,叶凡很期待明年,期待未来美好的生活!(完)


ddyueshu.com。m.ddyueshu.com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